人生大挑戰-前面親兄弟、後面無情義的假面

前面親兄弟、後面無情義的假面……

  ◎由於我在社子地區執行書冊,必須謀求在地的朋友給我支援,所以我對住在社子的友人(如:阿秋),都給予最大的包容。自從阿龍介紹他的弟弟—阿財、阿宗,以及堂哥阿順來接觸我,我也盡己所能幫他們解決問題;尤其是阿順,他就住在我相隔兩間的距離,在我需要人(男性)幫忙顧我的軀體、出禪處理陰界事務時,他是最近的人選,所以對於他,我也特別拉攏。

  當時,他介紹了一些人來跟我買雕畫,我很感謝他,也幫他化解很多陰界擾亂的不如意,之後,他就經常出入我的住處。

  阿順的家裡不但供奉神像,他們夫妻更是愛跑廟,所以家裡意外頻傳,阿順工地摔斷腿、兒子車禍,這些災禍其實都是「跟陰界倒流」惹來的。

  我對每個朋友都明白告知,我要執行書冊任務之事,一方面是拿草稿問字,並且也謀求有人相信我所要做的寫書任務。也因此,通常我都是先幫這些「未來願意幫我執行書冊任務的人」,先解決他們的問題。

  幾乎每個人都曾去廟裡求拜、甚至家裡都有供奉著神像,都不知道這是「跟陰界倒流」,才會造成一生發生許多不平凡的挫折禍事。我必須先把這些人自願與陰界倒流,而引來的邪靈(瞎掰鬼)一一協調處理掉—我出禪與「瞎掰鬼」協調時更需要當事人到場,這也是我時常會突然要求某些朋友過來吃飯的原因—其實是在幫他們化解事情;卻被人當作我整天一直邀人吃飯、喝酒,還私下嫌我擾民傷財!

  真的是吃力不討好的天下第一爛差事!

  說起阿順,當時他正有外遇—他是板模包商,在歡場結識了情婦阿娟;曾經有一次他趁老婆不在,帶情婦回家,碰到他老婆突然回來,阿順慌張地把情婦藏到我這,還謊稱阿娟是我的朋友,我為了息事寧人,也只有承擔下來。至於阿順的老婆—阿娥,是我早在很久以前就曾見過的「援交女」(以前我承包台中某醫院油漆工程時,為賄賂相關人員,曾召妓招待),所以初次由阿龍介紹而認出她時,我也嚇了一大跳!

  阿順有外遇後,阿娥到處祭改作法,更是惹來更多禍事,夫妻兩人常打架到要人命的地步,鄰居都習以為常。阿娥自從認識我,不知是怕我說出她的過去(那是她婚後夫妻不和發生的事)、還是本性難改,時常跑來我家訴苦,且故意袒胸露腿,連阿龍也很不齒他堂嫂的舉止;我也一直在提防她,怕引人誤會。

  那時阿娥常來哭訴她老公外遇還打她的事,而且說她被阿順逼迫,曾經一起設計「仙人跳」,把承包基隆河堤防工程的包商朋友,設局邀到家裡吃飯……然後阿順再出現抓姦,向對方勒索了一大筆錢,害得那個包商朋友自殺而死,阿順還用那筆錢在高雄買房子;還有、在很多年前,阿順狠心逼死他大哥未婚懷孕的女友,當場逼她跳河自盡……阿娥擔心是不是曾經害死人命,才造成今日阿順被狐狸精纏身、還常常打她!

  當時他們家也確實很不平安,長久以來家人屢次出車禍、夫妻感情不和、頻傳家暴。後來、我和阿龍卻在基隆河旁的堤外公園,親眼撞見阿娥自己跟賣西裝的老闆在轎車內偷情……因此、對於他們夫妻,我還是比較同情辛苦做板模工作的阿順—每個人都有過去,我也曾經是做壞事的黑道老大,所以我不在乎這些人過往如何,知錯能改都是可以接受的。

  ▲阿順的情婦(阿娟)有個作家兒子(筆名黃玄,本名吳文宗),突然精神異常;當時透過阿順的介紹,而來找我求助。這個吳文宗(當時)年紀才二十出頭,卻因為喜歡寫一些靈異的書,而去接觸很多「跟陰界倒流」的人士(通靈大師、乩童),才會惹禍上身—說他整天都聽到「三太子」(邪靈)跟他講話,被糾纏到吃、睡不得,痛苦得快瘋了、想自殺……我看見他身上纏著一坨「黑灰氣體團」,還有「瞎掰鬼」也跟在他身邊,便勸他不要去跟陰界倒流,並且也幫他處理化解掉、還補充磁流讓他的精神恢復正常(當時在我這住了好幾天)。之後、吳文宗就常常來拜訪我,稱我為「松叔」;他很好奇我怎樣把他治療好的?我就把陰陽靈異的內幕一一解釋給他聽;他還常常帶一些記者朋友來訪;沒想到、後來他竟出了一本書《陰間大法師》,說有把我的事都寫在書裡。

  說起這本書我就一肚子火!我所曾經告訴他的內容都被扭曲—整篇文章,除了我的照片和「張國松」三個字是真的,其他都是他穿鑿附會亂掰出來的!我說「天地五界」,他寫出來的是「包心菜」……內容完全都是他所認知的怪力亂神故事而亂掰的!然而我根本大字不識幾個、更遑論看書閱讀,所以很相信他是專業作家,也很開心地以為,用這個方法就可以完成寫書的任務(沒有想像的難嘛!)—我還自掏腰包買了很多書送人。一直到有安排我去上節目通告,主持人要我排演待會開錄時所說的話,她要我照稿子講,我才驚覺書的內容有問題—當場我就發飆、丟下錯愕的眾人離席!

  這本書所誤導人類子孫的嚴重性,也讓我被靈界嚴重的警告(為此,我也打電話給吳文宗臭罵了他一頓)!民間的作家、記者,千萬別以為撰寫文章是個人的自由,若是撰寫誤導人類子孫的不實文章,死後都會淪落投胎畜牲類重新修考;如吳文宗所寫之靈異書籍,都是誤導人類子孫、誤把「跟陰界倒流」當成「修佛得道」,確實會禍延子孫三代!(就我遊考天地五界、﹝陰府﹞執行人類死後的審判操作,幾乎作家、記者—無一倖免—都是投胎畜牲類重修。)

  ☆為此,我才深深體會:為何﹝陰府﹞安排我來執行寫書的任務,卻沒有讓我好好受民間的教育,甚至連民間的任何一本書都沒讀過,加上我幾乎不太會說國語—原來、寫出這些﹝陰府﹞要傳達人類的真相,必須是我親身經歷所見、用我自己的手,將所見的一切源源本本、不加民間的成見修飾寫出來,才能避免因民間根深蒂固的一些知識思想,扭曲、誤解﹝陰府﹞所要公諸世人的訊息!

  既然我「國語」表達也不靈光,若用口述的方式絕對行不通,擺明了就是要逼我自己親手拿筆來寫!我開始試著學認字、寫作文,不懂的字就問人;有時因中文字好多雷同之處,會搞不清楚、一問再問……例如「溝」和「講」我老是搞不清,問了幾次女兒,卻被女兒很不耐煩地回嘴,我心裡也很不是滋味—妻子、兒女都不相信我要執行書冊的事,我也只好摸摸鼻子認了,想等﹝陰府﹞派人來幫忙時再說。

  ◎事後有一天晚上、鍾馗現身叫我當晚去堤防等,天空會出現異象,可能有明牌會出現。聽到三不五時、勸阻我不要再玩六合彩的鍾馗,竟然會說「有明牌出現」叫我去看?我趕緊召集人馬:阿秋、阿龍、阿順、阿宗……等,有空的人都跑來了;我們一夥人在基隆河堤防上等,盯著天空看……

  果然、到了凌晨之後,突然天空出現兩坨一黑、一白(白雲和黑雲)的氣旋,由緩至急地旋轉著……速度越來越快、氣旋也越來越大,伴隨著驚人的閃電光芒和雷聲,此時雲開之處出現了七彩光芒;那兩股氣旋急速地旋轉中,由空中下降接近地面,合而為一形成一柱白色半透明的錐狀氣旋(如同龍捲風),隨之而來霹靂一聲巨響,牽引展開一大片紫色蜘蛛網般的「八卦網」!那片「八卦網」由高空漸漸下降到約十層樓的高度,剎時整片天空泛著紫光—同時間,在雷電交加中,錐狀的氣旋吸捲著金色、銀色的光點,由下往上傳送進入八卦網—鍾馗告訴我,那是有資格當風雲道者的靈魂;各地的﹝陰間地府處﹞,會將這些修考良好的人類靈魂,送到當地開啟八卦門之處,在八卦門開啟的瞬間,將這些靈魂傳送上第二界、風雲靈界。

  我們站在堤防上,震驚地看著八卦門開啟的過程,感覺得到冰冷的水氣,隨著強勁的氣流打在皮膚上(也看到好多如巴掌大的飛蛾,隨著氣流打轉、掉落)……這奇景,從頭到尾僅僅數分鐘的光景,八卦網就逐漸往上升、漸漸地消失—剎那間,天空烏雲密布,我們一行人趕緊從堤防走下來(通河西街),不一會兒,就下起傾盆大雨,雨滴大如拇指,打在身上都會痛,而且雨水有股霉臭味。

  鍾馗告訴我,祂讓我親眼目睹,這個一年只有一次開啟機會的「八卦門」,未來也是要我寫出來,讓人類可以親眼證實靈界執行法的存在。(註一)

  雖然是被鍾馗用「明牌」騙出來看天空,不過親眼看到「八卦門」的開啟過程,也讓在場的人大開眼界,我也希望大家的親眼目睹,相信﹝陰府﹞所要我執行書冊任務的事,別當我是酒後亂言。後來、阿宗和阿財,這兩兄弟幫我做了一篇關於八卦門開啟過程的文字記錄;李家的這幾位兄弟都聲稱願意支持我,所以我也盡量滿足他們所求之事,然卻不敵人心的貪婪……

  ☆我盤算過執行這個任務,未來勢必會花很多錢,也需要有一些支持者和贊助者,我必須先進行布樁;譬如、當時我也結交一位好友翁仔,是鍾馗特意安排牽引而來的—鍾馗告訴我:「這個翁仔有創業的才華,往後他會是你執行書冊時經濟的支持者。」所以我便暗中幫忙,不但無條件化解他的不如意、也幫他創業、賺大錢。

  其實、在當時儘管鍾馗一再警告我:「別聽信那些賜夢或現身給數字明牌的陰鬼,去簽賭也算跟陰界倒流」,但是我還是不肯放棄簽賭六合彩,覺得這是我執行書冊最好的資金來源。

  某日,阿順提到他唸大專的大兒子、交個苗栗客家女友的事,我要他下回兒子帶女友回來,可以帶來給我看看。大約是民國八十三年的秋天,這個女孩劉淑靜(劉小草),第一次來到我的住處;當時鍾馗就告訴我:「就是她,往後她會幫你執行寫書任務,她是陰府安排來的人才。」我看著這個矮矮小小的女孩,懵懂不知她未來的任務,心裡很高興終於看到陰府安排的人出現了!

 

  ■(註一:)在臺灣的農曆五月期間,「風雲靈界」就會開啟『八卦門』,以迎接此區域被審核過、有資格進入風雲靈界修考的靈魂根者—這是全球各國區域都同樣有的執行法。
  通常開啟日(農曆五月的其中一天不一定)當天,天氣特別悶熱,天空也特別乾淨清朗,星、月、雲朵都會突然消失;時間大約是凌晨之後,在空曠高地才能看得清楚,且最好是人用躺的方式,眼睛向上才可觀四面八方。若讀者有機會觀賞到『八卦門』的開啟,下列兩點注意事項務必得小心提防:
  (一)八卦門關閉時會下起大雨,這雨水有特別的怪味,體質弱者儘量少碰,會沖煞雨水的霉氣而生病—治療法:「用酒精全身擦一次就能化解。」
  (二)八卦門開啟時,通常會有許多不合資格想趁隙闖入「風雲靈界」的靈根者(附身在蛾的身上往上闖,因此在八卦門開啟現場,常會見到比巴掌還大的蛾),被打落下地、魂體破碎,而這類靈根者會躲藏在當地,尋找活著的人吸取其磁流魂體、或抓交替!所以有幸親見八卦門開啟地點,最好儘速避離,以免惹禍上身!
  ☆這也是如今民間會有「八卦圖」的由來。尤其曾經被怪力亂神者見到八卦門開啟的景象,便以神怪惑眾(鎮妖、除魔、卜卦預知……等)的編詞,用以「斂財、恫嚇」大眾—事實上、八卦門與民間毫不相干,﹝陰府﹞公諸世人得知,只是讓民間人類可自我要求今世的修考(工作、本分、耐勞、品德……),壽終才有機會進入此門修考「風雲道者」的職位。

 

  ◎看到﹝陰府﹞安排的人才跟阿順有關,我更重視阿順這一家人。阿順的老婆阿娥是在百貨公司站櫃,家裡常常沒人在家,他的小兒子就時常往我這跑,還稱我為「乾爹」。阿順在外面有女人,讓阿娥很抓狂—阿娥高雄娘家本來就是跟陰界倒流很嚴重,住的地方又臨河,水界上來的邪靈很輕易盤據在她家,所以姊妹精神都不太正常,連阿娥也是嚴重的精神暴躁,時常有瘋子般、常人不會做的舉止;也因此阿順被她搞得受不了才有外遇;但阿娥本身也跟她賣西裝的老闆搞偷情;所以三天兩頭夫妻就大打出手,而阿娥更是四處祭改作法,結果帶回來很多邪靈(黑灰氣體團、瞎掰鬼),越是把他們家搞得烏煙瘴氣、問題百出。我告訴她不要再去廟裡求,她也不聽,都回我說:「我都是去正神大廟啦……」結果當然是我去處理,一家人才倖免於難。

  有一次,阿順把老婆打跑、離家出走,他開車南下去找她,在路上就出了車禍,整輛車「飛雅特」撞到全毀,阿順卻可以毫髮無傷,就是我去處理掉的(跟瞎掰鬼協調);可是這家人還真講不聽,仍然繼續到處求,惹來的禍事一件接一件:阿順的大兒子也要被抓交替,在台中出了車禍;小兒子愛飆車,本來也要被抓交替,那天他突然跑來找我,我一眼瞄到他身旁跟著的「瞎掰鬼」,就明白了;我勸他留在家裡別出門,他也不可能聽勸,直說著已經跟人約好了;我只好畫了兩張『手諭』,教他一張放身上,另一張給比較有交情的朋友—結果,三個人一起約去飆車,另一個當場死亡!阿順的小兒子回來時,一臉驚恐跑來找我,直嚷著說:「死了、真的死了……我的朋友我沒給他你的『手諭』,他真的當場車禍死了!」

  為此,阿順很感激,說這輩子跟我當兄弟,力挺我執行寫書冊的任務到底。我們常一起在堤防喝酒解悶,阿順說他有個瘋子老婆;我也因為要執行書冊任務,被老婆不諒解,每天跟我吵;所以他說我們是「同病相憐」的哥們。

  阿順常帶一些被卡陰發瘋的人來找我求助,基於他是我的好哥們,他介紹來的我當然義不容辭幫忙處理。不過、這些人都是自願跟陰界倒流而造成的,為了送走這些「陰界邪靈」,我得去跟這些邪靈協調;常常得到餐館叫一大桌菜,吃完一攤又續一攤,根本沒人吃得下,還一直點最貴的、最好的菜,然後再叫大家打包回去……就這樣、錢大把大把像流水花出去,大家只覺得我靡爛浪費,酒喝到比酒鬼還更像酒鬼,又總是要找人來吃飯—真的是難以解釋的情局,沒人了解我的苦衷!但是眼前這幾位李家兄弟都願意配合我,所以我為了要人,都附和他們的要求。

  (我根本沒想到,原來阿順介紹的人,阿順都向他們收取高額的處理費,例如阿娟兒子吳文宗的事,阿娟給他四十萬元,他還用這筆錢換了新車。)

  我的「石銅雕畫」很多人來買,當時阿順、阿宗和阿財(親兄弟)都表示要幫我的忙,會幫我處理賣畫的事。每次有人上門要買畫,他們就以「經紀人」的身分叫對方跟他們談,不讓買畫者跟我接洽,交貨也得交由他們處理。我知道他們是藉由我的畫從中賺取佣金,約賣價的五分之二都是他們的利潤—當時我的處境,是很需要「有人」可以在我出禪辦事時保護我的軀體,所以錢能解決就用錢來解決的處事,也默許他們的作為。

  再說、在我執行寫書任務的前提,我就是需要「人」的支援,推廣我所寫出的書,為了讓這些人日後能幫我,我願意先幫他們化解掉「陰界邪靈」的問題。箇中內幕,不是民間人類肉眼可見—也因如此,金錢的耗費非常驚人,這也是我一直不聽﹝陰府﹞派來的靈界執行者(風雲道者),祂們的勸阻和警告,仍繼續簽六合彩(我自己也能精確的算牌)的主因。

  ◎當時、我容忍李家兄弟利用賣我的畫賺取暴利的情形—尤其、阿順的未來媳婦是﹝陰府﹞安排來幫我執行書冊的人才,我對他們夫妻更是特別拉攏關係。

  沒想到,後來這三兄弟為了想獨霸利潤,開始產生間隙,尤其阿順私心想把我當成個人專屬的肥羊—這三個人開始吵鬧、彼此指責,我當時經常出禪辦事也很疲累,看他們這種情形,我也很無奈地說,也許我出禪去就不回來了—他們就擔心,我的子女都不支持我,萬一我死了,可能畫都會被子女毀掉;他們願意幫我繼承下去,不如我先立遺囑,把這些畫的事業留給他們(其實也很可笑,他們又不會畫,何來繼承事業?不過是想繼承我現成的作品而已)。當時,我看他們三人快互相殘殺的局面,為了安撫他們,我就寫了一張遺囑,大家都簽名蓋章各執一份。

  (事後,他們自己又各自拿錢出來,說要成立「鍾馗基金會」來支持投資我的畫—他們想自己弄個場所、擴大營業;我也覺得無奈,我需要他們是協助我執行書冊任務,並不是賣雕畫啊!)

  人心險惡的一面開始顯露出來了!當時,他們三人都有我家的鑰匙、自由進出,這是顧及我閉關出禪辦事時,怕有人打擾我(叫門),或他們可以照應我—沒想到,卻因此被設計了一局「仙人跳」……

 

 

上一節:活鬼纏身的恐怖亂象

下一節:前面手牽手、後面下毒手的險境